用户名    密码      忘记密码?   个人注册
  • 发现:北大“地下党”老校友天翻地覆的事
  • http://www.netbig.com  2012年06月26日 09:26北京日报已评论0    我要投稿
更多
核心提示:这项任务带有抢救性质,不少亲历者已远走,活着的人也过八望九。六十多年前的事毕竟遥远,当事人满面沧桑,过往记忆漫漶一片。

民舞社活动,中间指挥者为北大学生地下党员张群玉

 

作者采访张硕文学长后与其合影

 

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北大红楼


  高红十


  2012年春天,笔者接受北京大学校友会任务,采访19461949级北京大学师生。这项任务带有抢救性质,不少亲历者已远走,活着的人也过八望九。六十多年前的事毕竟遥远,当事人满面沧桑,过往记忆漫漶一片;新旧中国交替,不断探寻与选择的人生……老校友张硕文、张群玉这一对“地下党”伉俪的故事,就这样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

  一、1945年暑假,北大物理系大二学生张硕文去阜平


  民国时期,北京大学理学院男生宿舍在景山东街(眼下叫沙滩后街)西斋。寻常称谓蕴藏不寻常历史。中国共产党建党前的北京小组活动场所之一是西斋,其中两间房子叫做“亢慕义斋”,德文“亢慕义”翻译过来是“共产主义”。


  1945年暑假,物理系大二学生张硕文向同学交代了去处,匆匆离开西斋。日头红热,浓荫匝地。


  其实,张硕文说的出门理由和目的地是假的,真实去处是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城市工作部(简称城工部)所在地河北省阜平县。为了这次出行,张硕文思考很久,心情激动又忐忑。


  两年前他考入北大物理系,有中学海燕社的同学邀他去昆明西南联大求学,他拒绝了。家境优裕衣食无愁的“少爷”有什么理由改变既定社会地位与社会秩序,换一种活法?!据说他家有条出海钓鱼的船,换一根缆绳需一万美元。


  一年前的暑假,有同学邀他去根据地阜平看看,他没走。好好读书吧,什么成绩没有,两手空空去干什么?


  中学到大学,张硕文并非“不闻窗外事,只读数理化”的“好”学生。居住的北平被日本人占领,求学的红楼被小鬼子控制,出门上街,“沦陷”、“亡国”的屈辱感刻骨铭心。中国人为什么要当亡国奴?中国的出路在哪里?他和要好的同学没少找进步书籍看。喜欢梁启超《读书趣味》,找来他的《饮冰室文集》;对孙中山的主张有兴趣,找来“建国大纲”、“建国方略”;看了胡适一篇课文,觉得受启发,又找到《胡适文存》阅读。陈独秀、李大钊……凡能找到的书都拿来看,看完比较各自救民于水火之道,思考讨论破疑解惑。理论烛照与现实教育,张硕文的世界观一点点向社会主义靠拢。


  此次去阜平,参加城工部对平津进步学生培训,可以放大视野,受到更多教育。张硕文相信。


  一行三人,在城工部秘密交通员护送下一站站前行。从未走过的难走路途是一场直观生动的形势教育。沦陷区的绝望沉闷,“三光”过后游击区的生灵涂炭,房子成了残垣断壁,田里没有庄稼和种庄稼的人。终于进根据地了,最先看到整队操练的日本鬼子怎么回事?听人介绍,按照共产党八路军的俘虏政策,只要放下武器,缴枪不杀,还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
  “同志!”一位女老乡握着他们的手叫同志,听着新鲜又亲切,所见皆热情笑脸,人们欢迎他们到根据地来。


  往后新鲜事儿天天见。听儿童团员屋顶讲演,看《白毛女》演出,从早到晚,沐浴勃勃生机……


  张硕文感觉强烈的是在这里可以敞开读书,读沦陷区的禁书,读革命的书。他读了毛泽东《论持久战》、《新民主主义论》、《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》等著作,还有一些马列著作;他读了整一个月散发油墨味道的《晋察冀日报》,了解抗日战争形势与出路;听根据地和城工部领导讲国内国际形势。参加培训的部分学生要返回城市时,除了假名假身份,除了同行者,其余人只能听声不许见面,最好声音也没有(笔者问他怎样做到?张学长笑说,听大课时用帘子隔开)。学习之余爬山钻树林小河边散步,也以来时小集体为单元,互相不串门不交集。中央确定的地下工作原则是:“精干隐蔽,平行组织,单线领导,不转关系,城乡分开,上下分开,公开与秘密分开”,要“长期埋伏,积蓄力量,以待时机”。


  平津来的进步师生被反复教育,要遵守地下工作铁的纪律,这纪律是先辈用鲜血换来的相信听讲的年轻人除了新奇,更多感受到从地上潜入地下的危险与肩负的重任。


  1945年8月的一个晚上,张硕文在农家房顶睡觉时听到大喇叭响,“日本鬼子投降啦!小鬼子完蛋啦!”欢呼胜利的声音由远及近由弱渐强,和满天星光一道撒向晋察冀根据地,撒向全中国渴望和平的人民心中。


  长久探寻有了结果,人生从混沌、犹豫到明确,有了前进方向,有了值得做值得献身的事业:中国共产党的纲领能解决中国的问题,带领积贫积弱的人民走向和平富强。我要加入其中。六十七年后,张硕文学长说起当年的选择,声音清晰坚定:去干一件天翻地覆的事。


  那个年代,不少世家子弟选择加入共产党。冯钟广是清华大学地学系主任冯景兰教授的长子,汤用彤教授公子汤一介,华罗庚的长女华顺,晏阳初的儿子晏福民……都先后成为地下党员。


  返程是组队走的,张大中带队。贴太行山一线跋山涉水,步履匆忙。涞源、紫荆关、拒马河、北安河、北平。去时的北大物理系学生张硕文,回来成了中国共产党党员。


  二、1945年暑假,师大女附中高二学生张群玉去阜平


  采访前笔者看材料,得知张群玉学长和张硕文学长去阜平时间相仿,入党时间接近;想当然问,你俩那会儿就认识,一起去根据地,又一起入党一起回来吗?


  两位学长坚决否定。不,不认识。地下党的规矩是单线联系,只联系你的上线和下级,横着不发生关系。好比说,上级甲联系下级乙和下级丙,乙和丙不能发生横向联系。这样一人被捕,损失降到最小。


  看来笔者又上了所谓“红色”影视当了。


  张群玉的革命理想有家传。家中三姐妹程璧(张文玉)、张仪玉和张群玉都是北京大学学生,先后加入共产党做地下工作。


  采访时群玉学长说,自己小学是在伪满洲国长春读的,那里不学中文学日语,不讲中国历史讲满洲国史,出门经常见到冻饿死去的“路倒”。受欺凌受压迫毫无尊严的亡国奴日子让张群玉心情压抑,迫切想做点什么改变黑暗现状。


  1943年,张群玉进入北京师大女附中(现叫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)高中读书。女附中有着较强进步力量,各类抗日活动活跃。张群玉加入其中,成为积极分子。她如饥似渴学习理论书:邹韬奋的书、艾思奇的书和进步报纸,把看过的报纸悄悄放进同学书桌,参加时事讨论,出壁报……做这些还嫌不够,她找到曾任女附中地下党支部书记的甘英(刘仁同志夫人),要求去根据地,于是有了1945年暑期的阜平之行。


  急忙赶路的张群玉在去阜平路上听到小鬼子投降消息。到了根据地接受学习培训,返回途中她加入中国共产党,介绍人是甘英和任彬。那年她17岁。


  回到女附中除了完成学业,张群玉成为学校地下党的党小组长,积极参加革命活动。


  1946年她高中毕业,因为太“红”太过显眼,需要撤离。张群玉到了张家口抗战胜利后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此时移驻张家口。之后的1948年5月,晋冀鲁豫中央局与晋察冀中央局合并,成立中共中央华北局,原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改称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。1941年1月至1948年12月,城工部转移了13个驻地,泊镇(现河北省沧州泊头市)是最后一个。


  城工部部长刘仁见到张群玉,说:快回去,回去上大学,上哪个大学都成,去大学开展工作。


  张群玉赶回北平,1946年从西南联合大学结业北上复校的北京大学早过了开学期。她上了北京大学先修班。


  114年历史的北京大学只有1946年这一届成建制的先修班,为了与西南联大结束北上复校参差而来的学生学业相衔接。先修班设在国会街北大四院(现宣武门新华社院里)。当年共收学员433人。张群玉成为先修班学生党小组长,党小组成员有她姐姐张仪玉。


  从西南联大附中返回北平的华罗庚长女华顺也是先修班学员。沈崇(1946年圣诞夜遭美军强暴的当事人)是她们同学。


  至此笔者明白,张硕文与张群玉虽同途(去阜平)同归(加入共产党),却依旧不相识。 

更多

大家都在说

目前有0人参与 (点击查看)

我有话说

  • 用户名: 匿名
目前有0人参与(点击查看)
  • *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大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  • 点击换一个
  • 提交评论

他们都在说

中国大学排行大榜发榜辞

15年来,网大一直站在第三方的角度,致力于给广大受教育者一个较为客观公正的大学排行榜。从一开始简单的排行规则,到后面基本稳定的一整套指标体系,从单一的榜单发布,到榜单、论坛、网站新闻同时挖掘大学价值,网大从未停止过对高校深层价值的探索。 [ 详情>> ]

今日得花最多学校TOP10

  • 排行
  • 大学名称
  • 花束

累计得花最多高学校TOP10

  • 排行
  • 大学名称
  • 花束
2013中国大学排行榜大榜
in-copy01.gif in-copy02.gif in-copy03.gif in-copy04.gif
Copyright (C) 1999-2014 netbig.com(China)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08125616号
深圳市蓝瑞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